高曉攀:一心執著相聲事 臧否由他人

2019-05-28 14:59:35 來源:央視網 作者:鄭猛 責任編輯:田小介 字號:T|T
摘要】成立十幾個年頭,嘻哈包袱鋪最早由于節目大膽創新贏得年輕人的熱情。這些年相聲藝術在娛樂化之路愈行愈遠,嘻哈包袱鋪卻開始回望傳統。

  2 三十而立,開始表達

  嘗到相聲作品需有所表達的甜頭之后,高曉攀開始在創作上下更多功夫,他的作品開始變得越來越富有情懷,與早年追求火爆和創新的他漸行漸遠。

  2015年7月,高曉攀參加喜劇競技類節目《歡樂喜劇人》的總決賽。這樣的場合,一定是表演包袱密集讓觀眾大笑不止的作品更能贏得高分,然而高曉攀卻選擇了它的對立面。

  他和尤憲超以及眾多演員表演的作品叫做《梨之園》,講的是當年兩人在曲藝學校學藝的故事。它沒有多少大包袱,有些臺詞甚至還讓人心酸。當時高曉攀不僅在創作方面下功夫,還花心思從天津把北方曲校的學生們接到北京錄制現場一起表演。節目的最后,臺上眾多演員排好隊列站定身形,大聲背誦那段經典念白,“傳于吾輩門人,諸生須當敬聽。自古人生于世,須有一計之能。吾輩既務斯業,便當專心用功……”

  其實高曉攀心里很清楚,如果真的想拿冠軍絕不能這么演,但對他來說在這樣的場合表達比成績更重要。表演過程中幾位頭發花白老先生教育他們學藝的樣子,是高曉攀的親身經歷。

  高曉攀見過相聲界不少老先生,其中一些人而今已經故去。他見過老先生笑,見過老先生哭,相聲傳承的旗號打了那么多年,到底真的傳承了嗎?想到這些,高曉攀認定在《歡樂喜劇人》總決賽舞臺上,演繹這段行業情懷超越搞笑效果的作品。

  高曉攀自幼學習相聲,也算從業時間不長不短的“資深”演員,但現在的很多相聲表演他越來越看不懂了。

  他見到有些年輕演員說相聲根本不經過排練這個環節,一段傳統相聲逗哏聽幾個版本,捧哏聽幾個版本,而后把其中最為搞笑的“包袱尖兒”集中起來表演,這拼湊之作就成這兩個演員的了。

  相聲娛樂化似乎勢不可擋,很多演員變得越來越迎合觀眾,表演常常背離相聲的本來面目,變得不再像相聲。看到這種傾向,高曉攀還創作過一段作品叫做《選擇》。逗哏和捧哏站在臺上讓現場觀眾選愛看他們表演什么,選項中有唱歌,有跳舞,有各種熱鬧的表演,唯獨沒有規規矩矩說相聲。

  這是一段帶有反思意味的作品,給當前的相聲演員和相聲觀眾都提個醒。高曉攀本來是為嘻哈包袱鋪當紅演員金霏、陳曦寫的,他們本想在2018年《相聲有新人》決賽現場表演,但最終由于沒有走到決賽環節,割愛給德云社演員孟鶴堂、周九良表演,作品最終助力他倆奪得冠軍。這段作品前面熱鬧非凡,最后反轉到相聲初心,現場觀眾若有所思。

  對于當前一些年輕相聲演員的表演狀態,高曉攀也不是很理解。更為“瘋狂”的粉絲尤其是女粉絲涌入劇場,她們聽相聲的最大樂趣是與臺上演員互動,演員說句什么,她們以能接上話茬為榮,使得臺上演員不得不增加與臺下的呼應。盡管相聲表演從來不拒絕必要的互動,在一定程度上說相聲是由演員和觀眾共同完成的,但在高曉攀看來,現在的互動狀態有點兒過了。

  在這方面,高曉攀自認為是一個很“笨”的人。他不允許自己在臺上為了和粉絲互動而信馬由韁、胡說八道,他必須在上臺之前仔細完成一個準備好的演出臺本。他認為表演一定要保持節奏,臺上“現撞”撞不出那種合適的表演節奏。一字之差,謬以千里,相聲需要的是講究而不是將就。

  2018年9月去世的相聲演員師勝杰,生前的舞臺表演以美和帥氣為人稱道。師勝杰是高曉攀的干爹,他曾經對高曉攀說過,他小到臺詞中每一個修辭方式都動腦子琢磨。對于前幾年已經不太規矩的表演,師勝杰也納悶,“現在的相聲怎么開始這么說了?”

相關推薦


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
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
ID:chxk365
返回頂部
北京pk10前二投注技巧 石门县| 丘北县| 瑞安市| 海原县| 舟曲县| 乌拉特中旗| 镇江市| 临泽县| 南阳市| 浑源县| 汪清县| 巴东县| 北海市| 广平县| 黑水县| 志丹县| 泾源县| 日土县| 南城县| 托克逊县| 阜康市| 枝江市| 大竹县| 静安区| 盱眙县| 临猗县| 马山县| 乐清市| 罗定市| 三台县| 凤冈县| 鄂温| 福清市| 昌吉市| 梁河县| 黄浦区| 黄骅市| 高唐县|